【FGOx刀剑乱舞/织田组】浮生若梦

注意:

1、存在OOC

2、主要角色:药研藤四郎 & FGO版织田信长

3、BGM:ONE—Aime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药研藤四郎有一个秘密,深埋在心底,连理应是最亲近的审神者也不曾知晓。

——他经常做梦,梦中是久远到差不多应当完全忘怀的景象。

药研猛地睁开眼,房间里依然是一片漆黑,院子里巨大的樱花树在倾倒的月光下缓缓摇晃着树枝,花朵铺撒在泥土上,一边艳丽,一边腐烂。

——付丧神也会做梦吗?

药研站起身拉开门,在缘侧[1]坐下,冰冷的木质地板驱散了这具身体里残存的睡意。

作为一柄杀人的武器,他辗转于数个主人之间,也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役,众多的回忆填充了这具仅仅由灵力构成的空壳,构成了现在的他——名为药研藤四郎的他。

刚刚获得人类的身体的那一刻,药研是极欢喜的。他终于不再是一件冰冷的死物,只能看着人类的喜怒哀乐而无动于衷。他见过畠山政长自杀时眼中的绝望,也曾亲历过足利义辉兵败被杀时脸上的惊恐,但这一切对药研藤四郎来说,已经是太过久远的事情了,他有时甚至回忆不起这些曾经主人的面孔。

但只有那个人的点点滴滴,深深刻在这柄名为药研藤四郎的刀剑的身体里。

——即使是在梦中出现,此刻鼻尖也仿佛萦绕着木瓜花的淡淡香气。


*

“昨天我杀了人。”

年幼的女孩低垂着头,黑色的长发如瀑般垂落在她的身边,投下的阴影遮盖住了她的脸,看不清她的神情。

梅雨季节刚来不久,夏天明明也才刚刚开始,女孩却在角落里颤抖着身体,药研甚至忍不住想要走上前去拥抱她,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的心情传递给她。

——但这只是在梦中,恍若幽灵般没有实体的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做一个旁观者。

“被杀掉的是背叛了织田家的,总是给我糖的家伙。”

信长死死地咬着嘴唇,双手捏紧放在膝盖上,一字一句缓慢地说。

“姐姐……”信胜坐在一边,惴惴不安地望了望坐在信长上方的家主,忍不住想要站起身去安慰她。

“乖乖坐在那儿不要动,信胜。”

来自父亲严肃的话语,阻止了他将起不起的滑稽姿态。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药研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女孩是怎样苍白着脸颊,细细地向着所有在座的织田家人描述自己昨日动手时的场景。

——第一次体会到血液温度的你,在想些什么呢?

 

*

信长终于在某一年吃腻了祭典上的零嘴,于是今晚她决定拉上信胜,去山上的河里摸鱼打牙祭。

“姐姐,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父亲大人会生气的。”信胜拉了拉她的衣袖,有点后悔。

信长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她豪迈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对着年幼的弟弟夸下海口:“怕什么?你可是我织田信长的弟弟,这世上除了我以外,不存在任何你应当惧怕的东西!”

信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使劲憋回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亦步亦趋地跟在像猴子一样在灌木树林中上跳下窜的信长身后。

然后他们两人就迷路了。

“这可不是我的错,都怪今天天黑得太快了!”

织田信长在此时此刻也不忘维护自己在弟弟心中的伟大形象。

药研跟在姐弟俩身旁,看着信长犹带着孩子稚气的脸庞,轻轻笑了出来。

——一直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弟弟,一直只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弟,一直憧憬着自己的弟弟,第一次被那样的弟弟背叛时的你,在想些什么呢?

 

*

“每次见到浓姬,我都觉得对不起她。”

信长高坐首位,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短刀,对着下首的丰臣秀吉说道。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完全长成了药研第一次见到织田信长时的样子。骄傲自大,充满自信,锐利的眼神中带着闲散。黑色的长发不再像幼时一样随意地扎成一束,而是如她这个人一样狂放又不羁地散落在背后。尽管本人是完完全全的女性身份,但身居战国霸主之一的气势与身上浓厚的鲜血气味,已经淡化了她女性化的样貌。

不论是谁,哪怕身形魁梧,都会被织田信长的气势所摄,产生一种被俯视的错觉:仿佛身处阴天之下,沉重得喘不过气来;也好像直面处刑台,下一刻就会身首分离。

 “我欺骗了浓姬,但她却依然愿意帮助我,哪怕是以再也不会拥有自己的子嗣为代价。”

药研看见了在织田信长纤白手掌中的自己,他甚至能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温度与触感。

——第一次向浓姬坦承自己的性别,面对她的反应时的你,在想些什么呢?

 

*

“原来是这样吗?原来直到最后我都未曾被某人爱过。”

织田信长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熊熊燃烧着的大火,忍不住大笑出声。

“真是群愚蠢的家伙!信胜、光秀、猴子……你们都追随我,崇敬我,却也畏惧着我吗?!”

信长大笑着盘腿坐下,解下腰侧的短刀摆放在膝盖上,缓缓地击打:

“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放眼天下,海天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嘛,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啊。”

药研看着织田信长的身影逐渐被火光吞没,耳边却依然回响着她带着嘶哑的歌声。

——最后这一刻的你,在想些什么呢?

 

*

“怎么了,睡不着吗?”

远处的长廊里,响起轻轻的木屐声,三日月宗近与鹤丸国永同行走来的身影渐渐清晰。

“嗯,梦见了一点过去的事情。”

药研恍然从回忆中惊醒,发现手指不自觉地在地板上敲出了熟悉的曲调。

“我们这样的付丧神也会做梦吗?”三日月宗近轻笑。

“会的吧?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位大人实在是太过思念我了,所以才把我叫到了梦里。”药研也顺着他的梯子开玩笑道。

“所以呢,你梦见谁了?”鹤丸国永倒是对此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是那位大将……不过我甚至见到了她小时候的样子。”

“唔,那或许是因为秀吉大人对着我们念叨太多次信长大人过去的事情了吧?”鹤丸倒是一下子就领会到了他话语中的大将身份。

“居然是那位第六天魔王大人吗?药研你可真是被不得了的人物关怀着呢。“三日月在一旁笑着煽风点火。

“反正终究只是梦罢了,药研你也别太在意。”

鹤丸国永拍了拍他的肩膀。

药研抬头望着天边朦胧清冷的月亮,缠绕了自己几个夜晚的梦境再度浮现出来。

——是梦吗?

他不愿意这样承认。

药研藤四郎有太多的话,有太多的问题想跟那个人说。

但她活着的时候问不出来,现在他也只能靠着虚无缥缈的梦,来一点点地缝合心上的那道口子,至少,也要让它不再流血。

 

*

迦勒底

织田信长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Nobu你感冒了吗?”冲田总司在一旁关心道。

“你是笨蛋吗?Servant怎么可能会感冒啊?!”信长毫不留情地吐槽她。

——被关心的感动是什么?不存在的。

“要是药研和行光也变成英灵就好了……”她揉揉鼻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Nobu你果然是感冒了吧,都开始妄想了。”

“混蛋刽子手,都说了英灵是不会生病的!只有你这个病秧子才会到现在都时不时吐血……”

 

声音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

某一个夜晚,药研藤四郎梦见了在雪白的建筑物里散步的那个人。

又或许,这并不是一个梦。

——我一直在寻找你。

——我还有想要对你说的话啊。


“…大……将……?”

 

*

“哦,这不是药研嘛?!”


END.

2018.08.15


[1]日式庭院的房间外木质建筑


*

来自作者的瞎叨叨: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Nobu,因为她除开在迦勒底和总司搭档的谐星形象外,也有着“天下谁人可与我相较”的魔王设定。肆无忌惮,绝不循规蹈矩的织田信长,深受众人倾慕啊(我织田家只有信长厨和扭曲的信长厨!

因为同时在玩两款游戏,所以有时候也忍不住在想:

这些刀剑男子们如果遇见了原来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

他们到底对自己原来的主人是怀有怎样的感觉?

所以最后手速爆炸肝出了这篇文,也算是给自己的脑补圆了一个句号。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