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艾比X嘉德罗斯】泡沫(短篇)

Tips

  • 凹凸世界艾比X嘉德罗斯同人文
  • OOC严重至极
  • 存在一定私设
  • True  End

一句话简介: 

她一向没心没肺,然而在那一刻仿佛感同身受,整颗心都像被锯子硬生生地割裂开来,一半还给她,一半与他合为一体。

 

1

艾比过去很少做梦。

或者说,像她这样白日生活丰富多彩的美少女并不需要梦这种虚幻的东西来充实自己。

换言之,艾比内心中朴实地只剩下愚蠢的欧豆豆和各式各类的帅哥。

然而最近每个夜晚,她都被迫地承受接连不断,宛如万花镜的梦境。

梦境虽然变幻无穷,但至始至终却有一个相同角色的出场。

——凹凸大赛绝对的第一名,嘉德罗斯。

“虽然这个人的确是很拽啦……”艾比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后,忍不住咬了咬牙根,“可是世界第一美少女艾比大人跟他从来没有过任何交集啊?!为什么梦中的主角不是金而是他啊!”

将心中的愤怒喷发而出后,她忽然觉得十分泄气。

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她一点也不喜欢。

更何况,这几天的梦实在是…

——太过荒诞了。

2

白色、白色、白色……

入眼的只有这种空寂的颜色,仿佛世界生来如此苍白而冰冷。

如树根般虬根盘结的长短导管、发不出声的透明玻璃房、来去匆匆的雪白大褂……以及身在其中,作为所有视线焦点的金发少年。

一切的一切,都冲击着艾比简单而快乐的世界,紧紧地扼住了她的咽喉,想说些什么,却又无话可说。

游离在这个故事之外的她,作为旁观者,能见到研究员们冷淡而轻蔑的眼神,能听到时不时传来的窃窃私语,但主人公却无力认识到这个。

他每日的生活很简单,永不停歇地练习与检测。

哭泣是人类的本能行为,却从一诞生开始就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正如曾经柔软如蚌肉的心会渐渐变得坚如磐石。

连续一星期的连环梦境,他只允许自己流一次泪。

她一向没心没肺,然而在那一刻仿佛感同身受,整颗心都像被锯子硬生生地割裂开来,一半还给她,一半被他捏在手心。她想要嚎啕大哭,张开嘴只泻出一丁点不成言语的嘶哑喊叫。

现实中她与嘉德罗斯毫无关联,在这离奇的梦境中却宛如一体双生。白天的艾比是艾比,夜晚的艾比却属于那个金发的孩子。锁链的一端捆缚着她,另一端被他牵于手中,迫使着她不断向前、向前,一步步靠近他。

这种奇妙的关系过于不可思议,也过于沉重。

艾比从来不是爱恨极端的人。在黑与白的中间,她把属于灰色的那部分情感遗落在了嘉德罗斯身上——同情、悲哀、甜蜜与更多复杂心情编织而成的“国王的新衣”。

代表着太阳的灿烂金色,与不祥的黑色星星,狂妄的言语,强大到无人能敌的实力,构成了今天的嘉德罗斯。

会在训练后气喘吁吁,会在将出现一两次的稀有甜点送入口中后露出笑容,会在失去同一批实验体好友后泪流满面的少年,是昨日的嘉德罗斯。

——也是被她埋藏在花园深处,独属于她的秘密。

3

第二天,不知道是不是某种特殊的征兆,她毫无预警地在捕捉猎物之时遇见了他。

以一种随性到没朋友的姿势,嘉德罗斯一行人向着正在费力收拾后续的她走来。

五米、四米、三米……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逐渐填满了她的双眼。

艾比忍不住放缓了呼吸,心跳快得让她产生了想要把心中的一切都兜头甩给他的欲望。

但是令她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是,她依旧冷静地同埃米如往常一样喧闹,喊出妄想的孩子气宣言。

仅仅在一瞬间,仅仅在擦身而过的那渺小的片刻中,她安静了下来,微微侧了侧头,向着他的侧脸变得更加多了一点点,然后毫不在意般地轻轻笑了一下。

“■■你,嘉德罗斯。”

她并不肯定这短短的几秒中他是否把这胡言乱语听入耳中,因为她的声音实在是微小得可怜,又或者他其实听到了,也仅仅只是听到了而已,毕竟是蝼蚁的妄语。

不过她注意到了,那双稍稍注视了自己一秒不到的金色眼眸。

4

在喧嚣的白日沉入黑暗中后,她见到了这一出荒诞闹剧的终幕。

实力日渐递增的少年终究要张开羽翼,飞向广阔无垠的蓝天。而那样狭小的实验所,是不可能阻挡得了踏上征程的国王。

宛如电影剧情一般,在注视着他抬起脚即将踏出实验所大门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余下的只是叹息声和带着火星的烟头。

而她的梦境之旅,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5

她是小美人鱼,而他是王子。

不过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


END.

 

小剧场:艾比:其实不只是喜欢,更多的…怎么说呢…果然是母爱吧!

               嘉德罗斯:


感想:OOC严重得不忍直视(捂脸)。感觉自己写什么主角都会不知不觉中偏成这种调调。本文脑洞突然,在逛百科时看到了这么一句话“埃米的姐姐,外号呆毛姐。据说要在凹凸大赛中找到'全宇宙最拽的男朋友’。”而莫名联想到狂霸拽的嘉德罗斯。爆手速产物,若有漏洞,请勿深究。

最后还是要感谢各位的阅读。


评论(7)
热度(23)